協和東西湖醫院ICU主任袁海濤住院23天病情一度惡化 只要呼吸不太困難 他堅持遠程給人看病-商鞅怎么死的

来自:協和東西湖醫院ICU主任袁海濤住院23天病情一度惡化 只要呼吸不太困難 他堅持遠程給人看病文章地址:http://nba.dg-weiqi.com/level/02143987.shtml

協和東西湖醫院ICU主任袁海濤住院23天病情一度惡化 只要呼吸不太困難 他堅持遠程給人看病

但袁海濤並未忘記自己是一名醫生,只要是在呼吸不太困難的條件下,他一直堅持遠程為自己科室的重症病人提供治療建議。“有些事放不下,你也沒辦法。”袁海濤說。

信號:體溫和呼吸好轉隨著病情發展至重症,袁海濤知道,如果病情繼續惡化,可能就要插管了。插管需要涉及有創機械通氣,考慮多方面因素,這必須在ICU病房完成,當時,協和東西湖醫院ICU已經沒有床位了。1月28日,袁海濤轉到了武漢市肺科醫院。

“十天了還不好,我就覺得這不是個好現象。”袁海濤說,免疫力提起來後,一般病毒會慢慢被消滅掉。從自己過往的治療經驗來看,大多數病人在10天到14天左右,病情出現轉機。

病況:12天成重症患者協和東西湖醫院是一家三級綜合醫院,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後,醫院收治了不少確診患者。作為協和東西湖醫院重症醫學科(ICU)主任,袁海濤義不容辭,奮戰在抗擊疫情的一線。

他向記者表示,一方面是想狠狠抱抱自己的家人,因為從自己發病到現在,已經快一個月沒有和家人團聚了;另一方面,他想儘快回到工作崗位,繼續抗疫戰鬥。“戰友一直戰鬥在一線。我的回歸應該是對他們很好的鼓勵。”

慶幸的是,兩三天后,袁海濤逐步退燒。“我覺得不發燒就是個好現象,可能病情要‘轉頭’了。”

1月27日左右,袁海濤開始出現呼吸困難,說話都喘氣,血氧飽和度指標也不好,病情發展至重症。

據袁海濤回憶,這一段轉運的距離雖然只有600多米,但患者十分躁動,試圖拔管:“我們需要一邊給鎮靜一邊按著他,還要推著床和呼吸機同步前進,600米的路顯得無比漫長。”

抗疫工作強度高,雖然大病一場後的袁海濤還有些虛弱,但他對一線的嚮往十分迫切。“我必須回去。我的兄弟姐妹已經戰鬥了這麼長時間,我應該回去和他們一起戰鬥。”

那麼,現在醫院防護用品的使用情況如何?袁海濤說,一套防護服醫護人員至少穿6個小時,才能換班。不僅如此,換班出來後,只有特別一線的科室才有防護服可以換,普通科室可能只有把防護服重新消毒後再用。但重新消毒不能達到100%安全,仍然有風險。

“防護服里的汗水、霧水,夾著防護服外的雨水,混在一起,流到了我的眼裡、嘴裡。這可能是我經歷過的最艱難的一次轉運。回想起來,這大概是自己被感染的源頭,”袁海濤向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分析道。

開始好轉後,袁海濤的恢復情況比較順利。2月7日,袁海濤終於從武漢市肺科醫院出院。不過,因為肺功能的恢復和肺纖維化的預防還需要一段時間進行調理,袁海濤轉回協和東西湖醫院進行隔離觀察。

事實上,治療期間,只要呼吸不太困難,袁海濤便通過微信或者電話堅持進行遠程診療。每天早上,科室醫生會把病人的狀況和檢查結果等信息報給他,如果覺得有需要進行治療調整的,他會提出自己的建議。

2月14日14時,國新辦舉行疫情防控最新進展及關愛醫務人員舉措發佈會。據國家衛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介紹,截至2月11日24時,全國醫務人員確診病例1716例,占比3.8%。

1月14日,協和東西湖醫院的一名患者病情惡化。經過專家組討論,決定氣管插管,用有創呼吸機通氣。而為患者插管後,則需要將其轉運至ICU病房。

早期,他的病癥比較輕,便使用口服藥物,可持續了十多天病情仍未好轉。即使身為醫務專業人士,他也感到有些焦慮。

“病重的那幾天,科室醫生怕打擾到我,不跟我說,我覺得還行,呼吸還可以,就能戰鬥。”袁海濤說。

第二天,即1月15日的晚上,袁海濤開始感覺肌肉酸痛。他在心裡祈禱自己千萬不要發燒。“1月初我就接觸了一些(這類)病人,對於他們的癥狀和臨床表現比較清楚。”

還有一件令袁海濤覺得特別欣慰的事情,就是他的家人並沒有被感染。“可能是我防控做得比較好。”袁海濤說,剛剛開始肌肉酸痛的時候,就進行自我隔離了。而在醫院做完檢查後,袁海濤馬上囑咐家人進行了全面消毒。

武漢市肺科醫院是定點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醫院之一。武漢市肺科醫院對他的治療方案進行了微調。“其實抗病毒方面沒有太大變化。主要是調整了抗生素,因為我後來血象也高了;另外,加強了免疫力方面和護肝方面的治療。”袁海濤回憶道。

好在經過多日治療,2月7日,袁海濤已順利從武漢市肺科醫院出院。不過,因為肝功能還未完全恢復,以及肺部仍有一些陰影,目前袁海濤在協和東西湖醫院隔離觀察。

但袁海濤還是發燒了,以防萬一,他獨自一人到書房睡下。16日一大早,袁海濤便趕到醫院做了CT,結果顯示肺部有陰影,加上血象檢查,一切指標都推著他承認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。

痊愈:希望重回一線戰鬥與病魔鬥爭了近一個月,痊愈後的袁海濤有哪些計劃?

華中科技大學協和東西湖醫院/武漢市東西湖區人民醫院(以下簡稱協和東西湖醫院)重症醫學科(ICU)主任袁海濤就是1716名確診醫務人員中的一員。他的病情一度加重,其好兄弟武漢市肺科醫院ICU主任胡明得知後,也難掩情緒失控,泣不成聲。

如何判斷病情出現轉機的信號?袁海濤認為,體溫好轉和呼吸好轉是兩個比較重要的指標。因為新冠病毒主要攻擊的是肺部,多數人表現為發燒和肺部癥狀;只有重症病例,病毒才會攻擊到全身的臟器。

“沒有太多癥狀了,就是活動後還有些不耐受、喘氣,其他還好。”袁海濤在接受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電話採訪時表示。

協和東西湖醫院ICU主任袁海濤住院23天病情一度惡化 只要呼吸不太困難 他堅持遠程給人看病

事實上,在抗擊疫情時,醫護人員的不容易大家有目共睹。袁海濤表示,目前從協和東西湖醫院來看,雖然有醫療隊趕來支援,但人員仍然不足,大家非常勞累。另外,醫院的防護用品還是不夠。